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仙中好家风故事系列2——廉以修身 俭以养德

撰稿人:郑俊彤 审稿人:邓艳标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-05-29

  我的家,似乎并没有一个渊源很久的家风传承,因为直至爷爷辈,都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,但我的父母却给与了我们最宝贵的家风——廉与俭,它让我们兄弟姐妹都成长为身心康健、正直淳朴的人。我想,这就是他们留下的最宝贵的家产。

父亲去世五年了,尽管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大脑已经处于一种痴呆状态,但时不时还会有只言片语谈及曾经的生活和工作,印象最深的就是,当他谈及工作的时候,总是有一句话:我这一辈子,就拿了一沓公家的稿纸-----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表情依然是有一丝的愧疚。这是一个已经不能进行正常思维判断的老人的本能的表情反应,因为在他们那一代人心中,“不拿公家一针一线”的思想已根深蒂固,直至离开单位多年,他依然为自己沾了一点小便宜而惴惴然。而我们这些后辈,往往是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逗着爸爸说:“行了,知道了,不会说你贪污的!”其实在我们的心里,泛起的是一种辛酸。爸爸在卫生局,曾经主管全市医生的职称评定,记得儿时出入我们家的有很多医生,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的人际交往真是极其朴实,最多,那些人会给我带来一些糖果逗我开心。而即使这样,爸爸也总是告诉我们“吃人家的嘴软,拿人家的手短”,不要乱向这些叔叔阿姨要东西,所以,每次有客人来,我们礼貌性招呼一下,就进房间了。如果放到现在,可能不会门庭若市,但暗中的交易肯定会有,老爸是否能洁身自保,谁都无法保证。

不知什么时候,我们的社会变得一切东西都要用物质来衡量,人与人之间最简单的交往,也要换算一下利益所得,于是,位居高位者贪取利益,居于低位者以利益博取前进的捷径,廉者竟然有时被当作另类,几乎在社会上无法生存。其实这样的利益交往真的很累,心与心的交往总是用利益来估值,这真的是我们所向往的一种理想社会生活?

母亲比父亲更早的离开我们,她是一个勤俭的女人,她的一生短暂,但她的自然简朴却让我们受益终身。我们家三个孩子,我最小,所以我总是捡姐姐的衣服穿,每当我撇嘴的时候,母亲就教育我说“姐姐的衣服很漂亮啊,不穿可惜了”;记得,有一年夏天,天气炎热,午休后上学,我请求母亲给我五分钱买个冰棒,她慈爱地对我说“我帮你冲了菊花水,喝这个更好”,孩子当然贪恋口感更好的冰棒,我在心里怨恨着母亲的小气,气呼呼地上学去了。在这种教育氛围下长大的我,成了一个乖乖女,我从来不会乱花钱。但我觉得更为可贵的是母亲教会了我,作为一个女孩子,不要追求华而不实的物质,而是追求独立简单实在的生活。所以现在的我,推崇极简主义的生活,生活中尽量少一些繁琐花哨的东西,不过度消费,不要制造太多的垃圾。有时,在保持卫生的前提下,纸巾我都会重复使用。美国的社会学家杜安·艾尔金在《自求简朴》一书说:我们可以将自求简朴称为一种外在越俭朴,内心越富有的生活方式,一种最真实、最活生生的方式,带给我们与生活直接且有意识的接触。很多人认为简朴就是吝啬,其实简朴不是吝啬,也不表示放弃物质层面的生活,而是比以往更温柔的欣赏生活,展现简朴本身的美感。

  诸葛亮诫子书》中说“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”。而我父母“廉、俭”的生活作风也让我们修身养德。固然,每家的家风不尽相同,但不管其核心是什么,家风中蕴含都是父母满满的关爱,是优良品质在家庭中的积淀和传承,是家庭留给每个成员的宝贵精神财富。


-->